凡是来源注明"贵阳文明网"的文章皆为原创或《贵阳日报》授权文章,转载必究 · 贵阳文明网由贵阳市文明委主办 · 传播文明、引领风尚 · 投稿:(0851)7988275

贵阳文明网-贵阳城市文明网

北京赛车盘口:“黄背心”抗议持续四周:外省反抗巴黎、平民质疑精英

2018-12-09 08:46:42     来源:人民网

  爱丽舍宫的让步终究还是来得迟了一些。

  在法国“黄背心”抗议者连续三个周末占据巴黎主要街道,甚至引发与警方冲突后,法国总理菲利普和总统马克龙才在过去这一周先后宣布将暂停征收引发“黄背心”抗议的燃油税。但法国政府的妥协并没有换来抗议活动的降温。当地时间12月8日,第四轮“黄背心”抗议示威正在进行。

  据法新社报道,巴黎警方8日凌晨拘留了278名“黄背心”抗议活动的参与人员。随后又有约200人被捕。此前一晚,法国总统办公室声明称,马克龙当晚突然造访了巴黎东部的一处警局,会见了60名即将参与安全行动的警察。

  另一方面,“黄背心”在8日进行全国性抗议的消息也早已在社交媒体上传开。根据“脸书”上的多个“黄背心”公共主页显示,8日除巴黎外,在全法多个大城市和邻国比利时、荷兰,都将出现较大规模的抗议示威。

  一个多月前,在第一轮示威爆发的时候,很少有观察家能够预料“黄背心”目前在全法上下的声势。值得关注的是,“黄背心”抗议活动发酵以来,已呈现出了“巴黎-外省”和“城市精英-乡村平民”之间的对立。

  法兰西反抗巴黎的斗争

  “革命是怎样呢?那便是法兰西战胜欧洲,巴黎战胜法兰西。”文豪雨果曾将波澜壮阔的法国大革命如此浓缩于一句设问。正如雨果所总结的,1793年在巴黎达到的革命高潮后来被军事天才拿破仑用剑和大炮推向了欧陆。

  今天,法兰西和巴黎的对立再次被街头运动带出水面。尽管“黄背心”抗议活动最早在巴黎爆发,但其背后的不满情绪则在很大程度上来自经济滞后的外省。

  “这是外省对巴黎的反叛。巴黎一直被视作骄傲且高高在上的首都,但这一次,外省人感到巴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陌生,不接地气。”法国政治学家赫尼耶对《纽约时报》分享了他的观察。

  “那群巴黎的精英都在想什么呢?”来自法国西部布列塔尼大区的弗朗索瓦丝对澎湃新闻()表示,“难道那些笨蛋都不开车吗?……这个由国立行政学院高材生(Les Enarques)组成的政府说的每一句话,都让我有‘何不食肉糜’的感觉。”国立行政学院是法国专门培养高级公务员和政商精英的高等教育机构,包括马克龙在内的多名法国总统均毕业于此。

  弗朗索瓦丝退休以前在企业里干简单的会计工作,现在年逾七十,已度过了十多年的退休时光。由于腿脚不便,唯一的女儿又远在巴黎郊区一家图书馆工作,她常常驾驶一辆雪铁龙代步车出门采购、拜访朋友和参加老年人活动,基本上每天都要出行一趟。超市和朋友的家均远在十几公里之外,每月花在汽油上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根据欧盟委员会的数据,目前法国的柴油和汽油价格已经达到了每升1.46欧元和1.55欧元,显著高于欧盟均价1.38欧元和1.39欧元。法国媒体欧洲电视1台(Europe 1)此前也报道,今年以来,法国的柴油价格水平已上涨了约23%,汽油价格也上涨了15%。

  “汽油价格已经涨了好几次。我不知道巴黎的官员们会不会来看看这里的情况。上次在一个电视节目里,我看见一名政府部长居然答不上现在的最低工资标准是多少,让人好笑又好气。”弗朗索瓦丝带着无奈说道。

  “再这样下去,我将不得不给我房子里住的中国留学生涨房租了。”弗朗索瓦丝不愿透露自己的具体收入,但她坦言,自己最担心的正是税收和购买力问题。“可能我年纪大了无所谓了,大不了不再去马尔代夫度假罢了,但其他人可不这么想。”

  自“黄背心”抗议活动发酵以来,“巴黎-外省”和“城市-乡村”之间的对立引起了法国全社会的关注和警惕。有研究表明,法国城乡居民和不同阶层之间对于税负的感受存在巨大差异。

  根据社会学家、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研究主任斯皮尔(Alexi Spire)最近对法国纳税人的研究,越是穷困的社会阶层,越发感受到税负沉重且不公。斯皮尔做了数千份问卷调查,发现抱怨税负过重的主要是低收入和低学历人员。城乡差异也和阶层差异叠加在了一起。在调查中,只有39%的巴黎居民认为法国目前的税负水平过高,但在乡村和小城市,这一比例分别是58%和62%。

  “黄背心”抗议活动走过了四周时间,人们的注意力早已从燃油税转移到了总体税收问题、购买力问题、城乡对立问题,以及对巴黎政治精英的信任问题。

  在马赛,一名“黄背心”抗议活动的发言人在“脸书”上写下了对政府的要求以及对后者回应的不满,“燃油税只是我们要求的开始,但现在必须考虑其他的税种和最低工资问题。他们(马克龙政府)宣布暂停征收燃油税,但根本没有弄懂我们要的是什么。”

  “黄背心”式运动曾助马克龙上台

  在巴黎,首先被袭击的总是那些奢侈品商店。香榭丽舍大道、里沃利大街和旺多姆广场,这些都是象征着巴黎上流社会经济特权的地方。《纽约时报》5日分析称,在来自经济停滞地区的“黄背心”们看来,对这些地点的袭击不过是将心中的一腔不满具象化,施加于在全球化进程中食利而肥的“赢家”——法国传统的政商精英身上。

  “目前在法国社会学界,一个共识是‘黄背心’运动区别于以往的大多数抗议,属于利用社交媒体自发组织的社会运动,”社会学家内维(Erik Neveu)教授对澎湃新闻表示,“十分讽刺的是,在组织方式上,法国上一个与此相似的社会运动正是将马克龙推上总统宝座的‘共和国前进’运动。那时,人们之所以受到‘共和国前进运动’的感召,是因为对传统政商精英把持政府感到失望。”

  纪尧姆今年28岁,目前正在法国西部城市南特的家中筹划自主创业。在去年的法国总统大选期间,他曾加入“共和国前进运动”,热情高涨地为马克龙奔走拉票。现在他频繁地在‘黄背心’的脸书主页中与人讨论政治。“‘黄背心’的话题现在已经成为了我们每晚家庭谈话的一部分。”纪尧姆说。

  纪尧姆拥有国际关系专业的硕士学位,还获得过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的实习机会。在为法国通信行业巨头Orange工作了两年后,他深感发展空间有限,选择了回家创业。

贵阳文明网,编辑:刘欣
凡是来源注明"贵阳文明网"的文章皆为原创或《贵阳日报》授权文章,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