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来源注明"贵阳文明网"的文章皆为原创或《贵阳日报》授权文章,转载必究 · 贵阳文明网由贵阳市文明委主办 · 传播文明、引领风尚 · 投稿:(0851)7988275

贵阳文明网-贵阳城市文明网

李锦莲申请4140万元国赔:女儿还没成家 连累了她

2018-07-19 14:06:44     来源:贵阳文明网

  原标题:“毒糖杀人案”当事人李锦莲申请4140余万元国家赔偿

  今日,江西“毒糖杀人案”当事人李锦莲向江西高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书,提出包括人身自由赔偿金、健康赔偿金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41402694.6元的国家赔偿,并要求法院就当年错判造成的影响向自己赔礼道歉。

  目前法院已正式受理该申请。

  1998年10月,江西遂川县两男童在食用捡来的“桂花奶糖”后中毒身亡。经警方鉴定,糖纸上有“毒鼠强”,48岁的李锦莲因有重大作案嫌疑被警方带走。次年,吉安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锦莲死刑缓期执行。

  经申诉及最高法指令再审后,2018年6月1日,江西高院再审宣判,改判李锦莲无罪。此时,李锦莲已服刑19年。

  今日,李锦莲除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书,还首度向监察委提出追责申请。

▲今日提交完材料后,李锦莲和律师在江西高院门口合影。受访者供图

▲今日提交完材料后,李锦莲和律师在江西高院门口合影。受访者供图

  要求追究参案公安人员刑事责任

  今日,李锦莲在两位律师的陪同下,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提出共计41402694.6元国家赔偿,其中包括公民人身自由的赔偿金10902694.6元、公民生命健康权赔偿金100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万元以及历年申诉的实际支出50万元。并要求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法院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在递交国家赔偿申请的同时,李锦莲还向江西省监察委递交了两份《刑事控告书》,表示当年案发后,妻子因为案件非正常死亡,自己则在案件调查过程中遇到各种违法调查手段,要求法院对参与案件的公安人员,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

  目前,江西省高院已经收下李锦莲的赔偿申请书,并开具了收讫凭证。江西省监察委的工作人员收下两份《刑事控告书》,并留下李锦莲与律师的联系方式。

  根据重案组37号梳理,在错判的刑事案件中,李锦莲是第一位主动向监察部门申请追责的当事人。

  对此,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专家洪道德分析认为,按照《监察法》的规定,对冤案错案的追责有两种方式,一是相关办案机关主动启动追责程序,立案调查分清责任大小,然后将责任人交给相关机关进行处理,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

  二则是当事人向监察机关提出控告,可以是刑事控告,也可以是行政或者司法控告。监察机关调查后,认为构成犯罪的,按照刑事的司法程序进行处理,认为存在渎职或者侵犯公民权益,但未达到犯罪程度的,进行处分或者其他处理。

  失去自由的7175天

  赔偿申请书显示,李锦莲的国家赔偿申请包括五方面内容,除了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和实际发生的50万申冤费用以外,其他的几项请求均超过了千万。

  李锦莲代理律师刘长介绍,第一部分申请是因人身自由被侵犯而应获得的赔偿金10902694.6元。

▲图中今日李锦莲递交的国家赔偿申请书。受访者供图

▲图中今日李锦莲递交的国家赔偿申请书。受访者供图

  据统计,李锦莲因错案而失去人身自由长达7175天,具体包括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李锦莲在遂川县横岭乡乡政府、盆珠派出所和遂川县刑警大队被限制人身自由,长达67天;第二阶段是其被关押于遂川县看守所及南昌监狱,共计4713天;第三阶段是2011年江西高院第一次再审案件,并维持错误的有罪判决,导致李锦莲继续服刑直到第二次再审被宣告无罪,共计2395天。

  李锦莲:“无法弥补家人”

  改判无罪后,李锦莲曾接受重案组37号独家专访,表示感谢每一个帮助过自己的人。

  重获自由1个半月,他的生活没有恢复正常,甚至变得“更不好”。女儿李春兰告诉重案组37号,父亲回家后吃不下,睡不着,有时还会看到他躲起来偷偷地哭。问及原因便回答说,除了出狱后感受到的各种落差,妻子当年的死亡,是他一直解不开的心结。感觉自己亏欠家人,但都没办法再弥补。

▲被判无罪后,李锦莲在妹妹家中与兄弟姐妹团聚叙旧。新京报记者王巍摄

▲被判无罪后,李锦莲在妹妹家中与兄弟姐妹团聚叙旧。新京报记者王巍摄

  重案组37号:恢复自由一个多月,感觉怎么样?

  李锦莲:很不好,我现在吃不下睡不着,以前在监狱里就这样,随便吃点药就过去了,现在他们说让我去医院检查身体,可是检查一下就要几千块,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想等国家赔偿下来之后再去。

  重案组37号:你妻子去世时的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

  李锦莲:我说不清,案发后我躲在山上,晚上偷跑出来与我老婆见面,我让她帮我联系县里的检察院,去讲清楚事情不是我做的,而且我想主动站出来说清楚。我老婆没读过书,她找人帮我联系了,但我还没来得及去检察院。

  之后一天晚上我跑回家,我老婆人已经没了。当时,我大女儿在厦门打工,儿子还很小,谁也说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后我们家里花钱做了尸检,结论说我老婆喝药死的,但现在找不到这份尸检报告,我就是心疼我老婆。

  重案组37号:感觉老家变化大吗?

  李锦莲:太大了,遂川县我以前经常来,那时候都是翻过山到岳父家取了自行车,然后骑到县城,闭着眼睛我都知道怎么走。这次回来我连路都不认识了,街上好多超市,我跟女儿去买东西,很多东西是做什么用的我都不知道。

  我老家变化也大。当年,我和我妻子都能干,房子是全村数一数二看得过去的。现在村里九成的房子都翻新了,再看过去,我家的房子是最破的,没法住人。

  重案组37号:女儿为这个案子奔波了20年,有没有考虑过她的婚事?

  李锦莲:我耽误了我家孩子20年,现在看看,她同学的孩子最小也上初中了,她现在还没成家,我觉得是我连累她。

  重案组37号:今后的生活有什么打算?

贵阳文明网,编辑:刘欣
凡是来源注明"贵阳文明网"的文章皆为原创或《贵阳日报》授权文章,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