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来源注明"贵阳文明网"的文章皆为原创或《贵阳日报》授权文章,转载必究 · 贵阳文明网由贵阳市文明委主办 · 传播文明、引领风尚 · 投稿:(0851)7988275

贵阳文明网-贵阳城市文明网

“春蕾爷爷”被劝离校:校方列举问题 老人愿对质

2018-09-16 08:05:30     来源:中新网

  “春蕾爷爷”被劝离校风波

  6年间,与学生一起学习生活;学校称,老人影响正常管理秩序;老人称,愿与学校一一对质

“春蕾爷爷”被劝离校:校方列举问题 老人愿对质

  9月7日,陈春琳和妻子孙建华在家中收拾从学校清出的物品。

  2018年8月19日,河南省洛阳市第十九中学高一新生报到当天,一位名叫陈春琳的67岁老人和他满屋的行李一起被“请”出了校园。

  此前6年,陈春琳一直是这所学校春蕾班的“特聘教师”。从2012年十九中春蕾班创立起,就和孩子们一起生活、学习。几天后,当他试图再回学校时,已经成了不能擅自入校的“校外人员”。

  为此,陈春琳写了千字“求助信”,称校方此举是对他“四十余年老兵人格的侮辱”;校方则在一份情况说明中列出劝其离校的理由:年龄大、无教师资格、未与学校签订劳动合同、身为男性参与管理女生班住宿等等。另外,“陈春琳擅自制定春蕾班管理制度,凌驾于学校内部管理制度之上,对学校的正常管理秩序造成严重影响”。

  一名2018年从十九中春蕾班毕业的女孩在网上为老人鸣不平,称春蕾班是老人的心血,不能如此对待。一名做过春蕾班班主任的老师则表示,虽然陈春琳对学生很好,但他在管理学生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上,引起了部分老师的不满。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起初作为资助人的陈春琳,实际参与班级管理多年。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分析称,资助人参与学校班级的管理,是应该避免的,也不是一个长效机制。资助人可以提出意见,但具体的管理应该由学校的教学委员会来决定。

  被劝离校

  8月19日下午3点半,陈春琳正在2101班给55名春蕾班的高一新生讲纪律。和平时一样,教室里的陈春琳穿着一身短袖长裤的旧军装。

  下午4时许,副校长张洁来到2101班,没和正讲话的陈春琳打招呼,便让学生回宿舍整理个人物品。一位2101班的学生称,当时陈春琳不让她们走,但在副校长再次发话后,不明所以的学生陆续离开。

  陈春琳说,学生们离开后张洁也走了。几名学校中层管理人员鱼贯而入,告诉他学校领导班子已决定请他离校,并让他回宿舍收拾个人物品。

“春蕾爷爷”被劝离校:校方列举问题 老人愿对质

  9月5日,陈春琳在自家小区内。离开学校前,他很少回家。

  陈春琳没有立刻答应,“你们先忙,我好好想想”。但管理人员不肯走,“他们说今天下午,我们的工作就是协助你离校。”

  僵持之下,陈春琳接到另一校领导的电话,说是搬家公司的车已经到了楼下,让他赶紧回宿舍收拾。

  走出教学楼,陈春琳看到一辆厢式货车停在自己所住的科教楼楼下,车尾对着楼门口。上到宿舍所在的6层后,他发现宿舍的防盗门已被打开。“看架势,不走是不行了。”陈春琳说。

  在他事后写的求助信中,他称自己曾被“限制人身自由长达5个小时之久”,还被学校中层人员“胁迫上车”。

  求助信发生后,“洛阳市第十九中学”官方微博回复“没有发生这样的事儿。学校不让他在学校住宿,但并未对其伤害。”洛阳十九中《关于劝离陈春琳有关问题的情况汇报》(下称《情况汇报》)里,学校称,校领导向陈春琳传达领导班子决定,劝其离校,但陈“态度蛮横,拒不接受”。后经学校领导做思想工作,陈春琳同意将占用的学校办公用房腾出。

  洛阳市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也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校方在劝离陈春琳时,拍有视频,并不存在胁迫行为。

  “特聘教师”

  陈春琳是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人,18岁入伍,在驻洛阳某部队干了29年,成了一名团级干部。1999年从部队提前退休后,他跟着比自己早一年退休的老兵李荫浓留在洛阳,成为“春蕾计划”的志愿者。

  “春蕾计划”是由全国妇联领导、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发起并组织实施的社会公益项目,旨在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女童重返校园,从1989年起已实施了30年。

  十几年里,陈春琳和李荫浓奔走在洛阳山区,从当地妇联、教育部门搜集贫困学生的信息。最初,他们单独资助贫困学生,后来转而资助贫困女生较为集中的“春蕾班”。

  2012年4月,李荫浓、陈春琳已全额资助了300多名贫困学生、帮扶4000余名学生,累计捐助48万元,二人因此荣获第七届中华慈善奖。

  同年8月,洛阳市妇联与市教育局在洛阳十九中成立了春蕾班,招收洛阳本地的贫困女生,第一年每人获得资助3000元。据了解,这笔钱由李荫浓、陈春琳等洛阳许多爱心人士共同筹集。

  “当时我接到十九中(原)校长师利峰的电话,邀请我和陈春琳参与春蕾班成立前的筹备工作。”今年80岁的李荫浓回忆,师利峰本打算为他和陈春琳颁发“校外辅导员”证书,但在陈春琳提议下,改成“特聘教师”。最终,在开班仪式上,两人被授予“特聘教师”证书。

  事实上,两人没有教师资格证,未与学校签订劳动合同,没有编制、不领工资。这一点在此次风波后,被十九中认定为劝陈春琳离校的重要原因。

  “教师需要有教师资格证,而特聘教师由学校颁发,更像是一种荣誉,而非要参与学校的管理。”河南某知名高中副校长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学校给了这么高的荣誉,那咱更得努力了。”在陈春琳看来,特聘教师不同于校外辅导员,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虽然学校没有要求,但他给自己定下了目标:要把第一届高中春蕾班带好。

  起初,北京师范大学化学系毕业的李荫浓,每周都会在学生午自习时讲化学。李荫浓称,他因为还要到洛阳各县乡,去看初中春蕾班的学生,后来基本是一个月去学校一次,到操场上看看春蕾学生,上课比较少,且从不参与学校管理。

  陈春琳与他不同,每天凌晨四点半便从洛阳西工区的家中起床,跑步到5里外的十九中,监督5点半开始早读的春蕾班。晚上9点半孩子们晚自习结束,他才安心回家。

  “大概两个月后,师校长看我每天都到学校看孩子,就买了一张行军床放在春蕾办公室里,让我在校时可以休息。”陈春琳当时就向校长提议:干脆我就住在学校吧,可以更好地照顾孩子。

  自那之后,学校成了陈春琳的家。西工区的那个小家,他一两个月才回去一次。妻子孙建华说,老伴每次回家都是急匆匆的。“有时到家还没几分钟就接到学生电话,又赶回学校。”孙建华说,对于陈春琳,家就像个宾馆。

“春蕾爷爷”被劝离校:校方列举问题 老人愿对质

  2017年的教师节,春蕾班的孩子们为陈春琳送上祝福。

  关心的界限

  在《情况汇报》里,十九中称陈春琳无视性别差异,拉着女生的手问长问短,以关心学生为理由摸女学生手、头、肩等部位;经常将女生叫到自己宿舍单独谈话,“引起学生和家长强烈不满”。

  在学校指出的所有问题中,这是陈春琳和孙建华最无法接受的。“到底是我与谁搂抱了,我愿意与学校一一对质。”

  陈春琳说,他与女生的接触主要是有孩子发烧时摸摸额头,“如果确实发烧,就带着孩子去看病或者通知孩子家长”。

贵阳文明网,编辑:刘欣
凡是来源注明"贵阳文明网"的文章皆为原创或《贵阳日报》授权文章,转载必究